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军事

还是那个洪秀丛

2006-09-28 12:06:09 来源:中国国防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还是那个洪秀丛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军事图片

还是那个洪秀丛

纪学

  

还是那个洪秀丛

  幸福的晚年生活

  

还是那个洪秀丛

  年轻的洪秀丛英姿飒爽

  在福州,有人介绍我认识了洪秀丛和张福泉夫妇,并说她的经历颇耐人深思,建议我写写她。

  洪秀丛是个很有名的人,我几十年前就读过许多关于她的报道和文章,看过以她为原型创作的长篇小说《海岛女民兵》和拍摄的电影《海霞》,其中的不少情节都还记得。一个年代海防斗争的模范人物,和平时期女民兵的优秀代表,能提供一些什么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来到洪秀丛的家里,她和她的丈夫张福泉热情接待了我。本来就不宽敞的客厅,被一个长方桌占去很多位置,显得有些拥挤。洪秀丛坐在靠窗的一边,西斜的阳光穿透窗玻璃,洒在她剪得极短的灰白头发上。对面墙壁上挂着一幅画,画面下部花朵簇拥,上部一个大大的“家”字,两边的中堂写着家训式的话,全是张福泉的手笔。

  张福泉说有事出去了,我便和洪秀丛交谈起来。我们的话题,是从海岛开始的。我对她说,我曾在海岛上驻守过,那个海岛离她和张福泉结婚的地方很近,我最先就是在那里听到她的事迹的,当时那个海岛的女民兵都以她为榜样,协助部队守卫海防。她说她的出生地并不是小磴岛,而是南安县的岭兜村,生下来时父母连续三个月没有卖掉她,四个月后送给了小磴岛的洪姓人家。

  话题由此展开,她讲她在小磴岛上的生活。十五岁当民兵,十六岁当乡妇联副主任、副乡长、民兵营教导员,十九岁和驻岛的海军某部营教导员张福泉相爱,第二年千里迢迢跑到连云港去结婚。她讲她出席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全国妇联庆祝“三八”节筹委会、全国民兵代表会、全国人代会,获得过一支小手枪、一支驳壳枪、一只半自动步枪的奖励。真不愧是女民兵,说到获得三支枪时,语气分外自豪。

  听着她的讲述,加上原来读过的文章,看过的电影,我的眼前闪过一个个清晰的镜头:

  一位矫健的渔家女领导,在离国民党军队占领的金门仅3000米的小磴岛上,带领全岛的群众和民兵,冒着对面射来的炮弹,拆下门板,搜集石头,抢修工事,在深水里卸运战备物资,将沉重的炮弹扛往前沿阵地;

  一位身披耀眼光环的女模范,出席从县、省、军区到北京的各种会议,受到各级领导人的接见,在掌声中授领五十多面奖状、奖旗和多种荣誉称号;

  一位勇敢坚强的军嫂,白天把孩子锁在家里,夜里背着孩子和普通民兵一样站岗放哨,坚强得如同钢铁。在夫妻长期分离中短暂相聚的日子,又柔情似水,依偎在丈夫的胸膛,尽情倾诉工作的甘苦、压抑的思念和作为女人的愧疚……

  领导、模范、妻子、母亲,不同的角色集聚在一个人的身上,随时转换交替,不论哪种角色,她都竭尽忠诚,倾其全力去扮演,因此有声有色、光彩夺目。地方和军队领导理解她,千方百计为她排忧解难;丈夫理解她,不提任何影响她的要求;孩子们理解她,从小到大没有一句怨言。

  那些年,洪秀丛的面前铺满的是鲜花,耳畔萦绕的是掌声。然而,在1966年以后的20多年里,她走的却是一条弯弯曲曲的路,可谓大起大落:小磴乡书记———福建省革委会副主任———厦门市第一百货公司营业员———福建省妇联副主任———同安县委副书记———厦门市水产局副局长、工会主席,1991年退休。

  一个时代造就一个时代的人,推举出一些优秀者,履行那个时代赋予他们的特殊任务,同时也更多地承受那个时代的风风雨雨。

  回首走过的路,洪秀丛平静地说:“我年轻时生活在炮火穿飞的海防最前沿,最大的愿望是享受和平,像其他女人一样安静地生活。为此,我冒死支援和参加部队的炮战,忍受20多年的夫妻分居,一人带着几个孩子,长期坚守在离金门最近的小岛上,白天黑夜提心吊胆。我和老张结婚时曾有个约定:不解放金门和台湾,我绝不离开小磴岛。但我还是离开了,这一切都是身不由己!”

  洪秀丛的话不无道理。人来到世间,有许多事并不是自己能完全掌握的。每个人都犹如大海中的一滴水,在风暴和潮涌里很难任意选择流向和目标。所谓人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只在一定条件下一定意义上才是道理。我想洪秀丛所说的身不由己,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和江湖、官场上某些人嘴里的“身不由己”是不一样的。

  看此刻的洪秀丛,曾经艰辛苦斗的红红火火,曾经奔波忙碌的风风光光,都化作了脸上的恬淡和从容。说丈夫老张的书法、绘画,说儿孙们的事业、学习,与依门而坐的老妇和望海盼归的渔婆,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

  张福泉回来了,坐在洪秀丛的对面。这让我想到了电影《海霞》中的一个镜头:海军军官千里迢迢前去探望久别的妻子,身为乡长、民兵营长的妻子,正带领民兵和渔民卸扛战备物资,往阵地上运送炮弹,无暇顾及支夫。往来的炮弹穿飞呼啸,隆隆的爆炸声卷起石块尘土。丈夫二话不说,立即投入了战斗。这个情节是完全真实的,几乎没有什么虚构。洪秀丛在《战斗的爱情》一文中说到了这件事,张福泉写的《我的假期生活》,讲得更具体更详尽。现在,他们不需要这样了,不需要两地相思,不需要奔忙劳碌,可以坐在一起慢慢地回忆过去,谈儿子媳妇、孙子孙女们。张福泉是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同志,从海军福建基地副政委的岗位上离休后,学习书法、绘画,还是厦门新四军研究会的会长。有时外出开会,洪秀丛就陪同前往,相伴相随,形影不离。

  现在的洪秀丛还是过去那个洪秀丛。她退休之后,经常到大磴岛部队国防教育基地去做报告,参与厦门市及水产局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的工作,每到假期组织孩子们参加各种有益活动,为希望工程、红十字会、残疾军人、贫困受灾地区捐款捐物。去年,有一位在海难中失去丈夫的母亲,两个孩子同时考上大学,经济上难以承受。洪秀丛毅然决定,孩子大学期间,她每年资助1000元。

  这几年,厦门接待过一些当年炮战时金门的国民党军人,洪秀丛心里又滋生了一个愿望:什么时候,我也能到曾经炮击过的金门岛上去看一看!

  张福泉说,他也这样想。

[作者:见文]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