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新丰一家庭想把5岁男孩送人,男孩的话让人泪奔

2022-01-21 来源:大丰之声 评论 0

\
郑巍站在鸡场废墟上欲哭无泪。

  无情大火吞噬鸡场

  2021年12月20日夜,新丰镇裕北村约1000平方米的郑氏养鸡场燃起大火,当天鸡场已经消毒准备小鸡进场,鸡场意外遭遇火灾,34岁的养鸡场主人、自幼脑瘫的郑巍赶快拨打119火警电话,很快几辆消防车来到裕北村,但由于养殖场地理位置特殊,处在农田屋舍之中,周围没有可供消防车通行的道路,消防车只能停在几百米外的大路上。

  鸡场的建材主要是活动板房等易燃物品,发生火灾时,火借风势,漫天的大火转眼就映红了半边天,没有专业的消防设备,靠人工根本无法扑救,消防队员和周围邻居只能眼睁睁看着鸡场燃成灰烬。郑巍和他的妈妈唐秀玲早已哭倒在鸡场外。

\
郑巍的婚纱照至今仍挂在墙上。

  多重打击祸不单行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让郑家一下子陷入绝境。

  去年6月21日,家里的顶梁住、郑巍56岁的父亲郑远贵患肠癌,花费了巨额医疗费后还是离开了人世,剔除医保报销部分,自己家里还承担了约20万元,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也许是对家庭彻底绝望,一个月后,郑巍的妻子张苏湘夜里悄悄离家出走,至今没有消息。

  经历了家庭重大变故的唐秀玲,身体更加虚弱,她曾经患过轻微脑梗,因为时常出现心慌惶恐的症状,到大丰二院治疗后,服用精神类药物已经十年多。郑巍除脑瘫外,还间歇性发作癫痫,需要长期服药,现在每月领到的残疾补助和护理费约800元,就是家里生活的唯一来源。

\
鸡场办公室的电脑已经烧成了一团。

  背后苦衷无处诉说

  好好的养鸡场,怎么会突然发生大火呢?

  郑巍流泪告诉笔者,其实这火来的是有原因的。自从父亲去世,妻子离家出走后,他的鸡场已经停歇了一段时间,但12月份和他家鸡场合作的温氏公司上门,告诉他公司有一批鸡苗即将孵出,要求他准备接受鸡苗。郑巍告诉公司,他妻子离家后,家里已经没有人做得动体力活,不想养了。公司告诉他,如果不养,他被扣押在公司的6万元押金就拿不回来,郑巍只得答应继续养鸡。20日当天还有温氏公司员工到郑氏养鸡场帮助消毒,将鸡场上上下下都冲刷了一遍。

  公司在催,让郑巍尽快将鸡场准备好,苗鸡马上就要进场。当天晚上郑巍就去鸡场用生石灰消毒,就在他开灯时,可能是喷洒的消毒水打湿了棚顶并且渗透进电路,导致电线短路,电灯打开的一瞬间爆燃,不幸就发生了。

  鸡场补偿已成泡影

  “我现在最懊悔的是鸡场烧没了,原本我们裕北村答应的鸡场拆迁补助就全泡汤了。”郑巍心痛无比。原来,此前村干部上门沟通过养殖场拆迁补偿款,定下了每平方米270元的标准,1000平方米的鸡场,不含机械设备,总计就能有27万的拆迁款,如果能拿到这笔钱,那么借的亲朋好友十余万欠款就有了着落,意味着生活重新开始的可能……然而一场大火,让几乎已经成型的预想,全部化为泡影,如此剧变,怎能不让人为之唏嘘?

  在大火肆虐过后的郑氏养鸡场,笔者看到诺大的鸡场到处都是恐怖的焦黑色,断垣残壁触目惊心,在鸡场北侧残存的小房间,电脑桌被烧倒坍塌,电脑显示屏熔化成一团塑料块和一个金属框架,墙头的监控更是被烧得只剩下一个金属架。

  养殖场废墟之上焦黑的余烬,已经成了郑巍心头挥之不去的阴霾。

\
郑巍讲述一连串的遭遇几度流泪。

  是否还要贷款养鸡

  事后,郑巍和温氏公司沟通过鸡场损失,以前他们养殖户曾和公司有过保险协议,看是否可以获得保险赔偿,但温氏公司认为这是郑巍个人的事,不在保险理赔范围。

  郑巍向温氏公司追讨押金,但是公司方面表示,押金不会少,希望郑巍继续把鸡场建好养鸡,公司的鸡苗比较多,需要养殖户们全力配合,公司可以给郑氏鸡场提供无息贷款支持。本来就不想再养鸡的郑巍对公司的这个建议也非常为难:养吧,自己脑瘫做不了重体力活,妈妈精神也不好,孩子还得一个人带,如果雇人做工,支出成本更高。再说养鸡也不一定就赚钱,万一遇上禽流感或其它瘟疫,又会增加一笔贷款压力;不养吧,赔偿款拿不到,押金也没法退,郑巍有点举棋不定。

\
浩浩听奶奶说想把他送人,他连忙扑到奶奶身边。

  老弱病残路在何方

  在鸡场焦黑的废墟上,蹦跳着一个欢快的孩子,他时不时捡起地上的瓦砾扔到远方,或者用脚踏着这些瓦砾玩。这是郑巍刚满5岁的儿子浩浩(化名),奶奶给浩浩换上的干净棉袄已经被小家伙蹭上了灰的黑的污迹。孩子的眼神懵懂单纯,全然不知眼前废墟所代表的真正含义。

  回到家中,奶奶用煤气灶热昨天剩的面疙瘩,这是一家三口的午饭。浩浩捧着一双新鞋在奶奶跟前显摆,这是好心邻居看浩浩可怜,买了赠给浩浩过年穿的,奶奶一直省着,没想到被浩浩翻出来了。奶奶把热过的面疙瘩端到桌上,桌上的菜是昨天的冷豆腐和咸菜蚕豆,奶奶把豆腐夹到孩子碗里,浩浩告诉奶奶:“好吃!”

  郑巍家的不幸,在新丰镇当地广为人知,浩浩就读的幼儿园原本一学期要4000多元学费,这个学期专门给浩浩减免了几百元,只收3000多元;鸡场失火后,附近的一位邻居转发了爱心人士捐赠的500元给唐秀玲,让唐秀玲心里感激满满。火灾后郑家没有收入,村干部对这个不幸的家庭也比较关怀,准备安排郑巍在村里做清洁工,这样每月能增加一些收入。

  唐秀玲看着骑童车的浩浩,试探孙子:“奶奶头脑不好,爸爸也残疾,家里养不起你,奶奶送你到发财的人家去过日子好不好?”小家伙闻言停车:“我只跟奶奶在一起!等我长大了,我养奶奶和爸爸!”孩子扑到了奶奶怀里,紧紧地抱着奶奶不松手。

\
鸡场内的大木头被烧成焦炭。

\
鸡场加热器被烧后的残骸。

\
浩浩在被焚毁的鸡场玩耍。

\
郑巍家的小楼是90年代建的,至今没有产权,附房破漏得严重,也没精力修缮。

\
唐秀玲和郑巍每天服药也需要不少钱。

\
热心邻居吴益玲感慨,整个新丰镇没有再比郑巍困难的人家了。

阅读:0
[作者:何婷婷 一言]

关于

热门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验证码:
广告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