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大丰草庙美女与南通石港两位没有血缘关系漂亮姑妈的跨世纪情缘

2022-01-10 来源:大丰之声 评论 0

\

  在南通石港镇,我有两位没有血缘关系,但多年来一直往来不断的姑妈,那情感远远超越了血脉亲情。这一切的存在,都源于几十年前,二位姑妈及爷爷与我家祖辈相遇,并绵延至今的情缘。(全文4209字)

\
我与两位姑妈合影。

  长途跋涉来追寻血泪往事

  国庆假期第三天一大早,我和老公乘大巴专程去南通石港看望两位已至耄耋之年的姑妈和姑父。此次前往,主要看望四位老人,更重要的是追寻和挖掘我心目中感天动地,并影响了我一生的那些故事。今天,将这些故事作为珍贵史料整理出来,目的就是告慰逝人,激励后者。

  刚到南通车站,表弟和姨侄女婿就早早等候在那里。二三十公里的路程,一会儿就到了大姑妈的家。表哥、表嫂、表弟、表妹们都已到了,等候我们的到来,现场洗菜的、剁肉的、杀鱼的、剪虾的大家齐动手,忙得热火朝天。在二姑妈家,也是这样,我们始终感受着血脉相连的暖暖亲情。几天时间里,我一直拉住两位姑妈,询问几十年前她们姐妹俩与我爷爷及朱家之间不同寻常的情缘住事。年近九十的两位姑妈,思维清晰,记忆尤好,提起往事,姐妹俩同时打开了记忆的闸门,争先恐后的向我讲述起那尘封了几十年前她们与爷爷之间的故事。80多年前的一天深夜,爷爷他们一家人正在熟睡中,只听得外面人声嘈杂,人嚎狗叫,有人大叫着:快跑啊,抓壮丁的来啦!爷爷惊吓之中,顾不得老婆和两个未成年的女儿,跳窗而逃。哪知道逃到外面,却依旧落入魔掌,被当作壮丁拉走了。那年爷爷三十多岁。

\
我从小在草庙小街爷爷奶奶身边长大。

  同命相怜于异乡续接情脉

  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毫无音信。当时他的两个女儿(即我的两个姑妈),大的6岁,小的4岁。爷爷他不知道,他走后,孩子的妈妈因受了惊吓,一病不起,不久离开了人世。小小年纪的姐妹俩倾刻间失去了双亲,无依无靠,在亲朋好友的张罗下,姐姐送给人家当了童养媳,随了人家的姓,从小受尽欺凌,过的苦日子不堪回首。妹妹则由她母亲生前的一个好朋友收养。

  爷爷被抓住后,被那帮队伍裹挟着,一路北上,约一年多后,队伍来几百里外黄海边的草庙小镇。队伍在这里进行驻扎休整。草庙镇位置偏僻,人烟稀少,民风纯朴,人们善良好客。

  爷爷因对人和善,从不为难镇上的百姓,不长时间就结交了几个好朋友。当队伍准备离开时,爷爷在朋友们的劝说和帮助下,借上茅缸(厕所)的机会躲藏起来,等队伍走远后,从此就在草庙小镇落了脚。他不敢回家,怕被再次抓住。爷爷有一手做茶干、卜页豆腐的好手艺,做的茶干卜页特别香,特别好吃,深受小镇上人的喜爱。他便以此谋生。后经人撮合,与我寡居多年的奶奶组合了家庭。

\
热闹的草庙小街有我童年无数温馨回忆。

  恩重如山爷视我掌上明珠

  爷爷到我家时,我父亲已出去参军,后去参加了抗美援朝。回国后被派到新疆从事医务工作,母亲也跟随前往。我出生后4岁时被丢在老家草庙,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爷爷特别疼爱我,视我为掌上明珠。小时候在外面跟小伙伴吵架了或犯错了,奶奶脾气暴躁非打即骂,还不给饭吃,在那个粮食紧缺的年代,不给饭吃是最严厉的惩罚了。

  每当这时候就巴望爷爷赶快到家,爷爷一到家就是救星到了,爷爷不许奶奶打骂,更不许奶奶不给饭吃,他常说的一句话“人有打罪、有骂罪,没得饿罪”我至今铭记在心。自小,他就像我的“及时雨”,总是在我受困的时候准时出现,为我解围。上学时买个铅笔、三角尺、圆规之类的学习用具,都是向爷爷要钱买。文革时期,十五六岁的我们受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影响很深,只穿清一色的蓝或军黄色的衣服。随着改革开放,年轻人的思想观点逐步发生变化,对穿着打扮有了新的追求和向往。记得刚时髦“的确凉”衬衫时,市面上第一次流行有色彩的布料,粉红色的,淡黄色的,谁能穿上一件(的确凉)衬衫,别提有多开心,虚荣心就会得到大大的满足。我为了跟奶奶要一件粉红的确凉衬衫,奶奶恁是不给买,跟奶奶冷战了一个星期。此事被爷爷知道了,爷爷问我要多少钱能做件衬衫,我说四块五毛钱买四尺布,还有缝纽工钱五毛,爷爷二话不说捣出五块钱给我。从小到大爷爷让我如宝贝一样被他宠着。如今半个多世纪之后,每当我心里想起这些故事,都是满心的感动与满怀的温暖。爷爷一生与人为善,乐善好施,一辈子没有跟人红过脸,说过重话,他常说的两句话就是:“宁愿天下人负我,我决不负天下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在小镇上是出了名的大好人。

\
姑妈姑父现在都年事已高。

  穿越时空之亲情震撼人心

  多年来爷爷的内心一直有个心事,不敢说给人听,就是他被抓壮丁之前在南通石港有家室,还有两个女儿,因几十年杳无音讯让他备受煎熬。

  暗地里多方打听她们的下落,只要听说哪个人是从南通过来的,他就偷偷的去打听询问,1967年的一天,镇上来了一位姓曹的南通石港镇人,在离草庙小镇10多公里外的海边上包田,此人因眼睛有疾,大家都叫他“曹瞎子”。爷爷找到了“曹瞎子”,经过交谈,终于打听到了两个女儿的下落,并得知孩子的母亲早已离开了人世。爷爷回家小心翼翼的把他在南通有两个女儿的事说与奶奶听,原以为奶奶一定要掀起一场家庭风暴,没想到奶奶没掀风暴,倒是把老头子狠狠大骂了一通,责怪他这么大的事隐瞒了这么多年不说,真是个没心没肺的狠心人!爷爷很是委曲,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交通、通讯都没有,音讯全无,又不敢告诉人,一直私下里偷偷地打听,心里想着等找到了再说,找不到就准备永远隐瞒下去。奶奶是个识大体,明事理的人,刀子嘴豆腐心,骂归骂责归责,听说两个姑娘现在找到了,催着爷爷赶快写信去联系啊。于是爷爷写了一封信托“曹瞎子”带去了南通石港。过了不长时间,石港来了回信,信中爷爷的两个女儿得知找到了亲生父亲,激动得恨不能即刻前来相认.那时候交通不发达,汽车都没有,从南通过来要先坐船到东台,再从东台转船到草庙,而且不是每天都有班船。大约是1967年夏天的一天,我们全家人及一些亲邻好友,都到轮船码头去迎接,当时的情景我至今记忆犹新。一艘上下两层的白色轮船,从远处鸣着长笛慢慢驶进码头,船刚靠岸尚未停稳,只见船上急匆匆的走出了两个长相都极象爷爷的女人和两个孩子,跨上岸来,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爷爷就是她们失散多年的父亲,姐妹俩同时喊出“父啊”!(南通话爸爸)那一声“父啊”喊得在场的人无不肝肠欲断,放声痛哭……。从此我就有了两位没有血缘的姑妈!

\

  不计前嫌的孝道感天动地

  爷爷自从找到了女儿后,整天乐呵呵的,嘴里还哼着小调,两位女儿想着法子孝敬他,从春到冬一年四季的衣服,从头到脚的鞋袜、帽子一应俱全,包括我也跟着沾了不少的光,记得姑妈给我做了一双红灯绒芯的鞋子,鞋子做得舒服合脚,那针线活做得在我们这一方无人能比,穿在脚上同学们羡慕得老拿眼睛瞟。
 

  不光是我沾光,包括左邻右舍的邻居好友也沾上光,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物资短缺,人们缺衣少穿。大冬天的很少有人能穿得上暖鞋。两位姑父就骑着二八脚踏车从南通驮来茅窝子(用茅草花篇织的鞋子冬天御寒穿)车子后座上挂满了好多双大小尺码的茅窝子,镇上的人还以为是从海门来卖茅窝子的货郎呢。

  带来的茅窝子都由爷爷分发给了邻居好友,那时候的小镇交通闭塞,几乎与外界隔绝。镇上的人见识少,看到姑父姑妈从南通带来的无论什么东西都感到新鲜希奇。第一次姑父带来的大年糕,像块大砖头,是用纯糯米蒸的。(我们这里称海门糕现在已经很普遍了)硬得切不动,邻居们都发愁怎么吃呢。

\
我和二表妹亲若姐妹。

  有一年夏天爷爷走路摔了一跤,跌伤了腿,小姑妈专程过来服侍了好长时间,那时小姑妈的穿着打扮上要比小镇上的人前卫好多年,她衣着时尚,身材苗条,脸模样俊俏,出门还撑把小洋伞(太阳伞),看得小镇上的人羡慕不已,给小镇上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大大开了眼界。

  镇上人无不啧啧夸赞三爹爹(爷爷的别名)有两个孝顺女儿,还洋气漂亮。有这样两个女儿真有福气呢!都说女儿是小棉袄,我说爷爷的女儿岂此是小棉袄,分明就是小棉袄加棉大衣,贴心又保暖,从里暖到外。

  几十年弹指一挥间,两位姑妈、姑父南来北往多少趟已无法计算,给爷爷送吃的、穿的,垫的、盖的,一应俱全。从没间断过,特别是两位姑父天不亮骑自行车从南通石港出发,沿着海堤几百公里的路程一脚一脚地蹬过来,第二天还要返程,从没听他们有过怨言怨语。

  两位姑妈和姑父的孝心可谓感动天地,他们不记被“抛弃”所受的苦难,善待因故未尽抚养之责的老父,闪耀的是人性的善良,体现的是孝道的美德。这样的境界非常了不起,即使在那民风纯朴,道不拾遗的年代,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二表妹开玩笑地问她妈妈(大姑妈):“外公把你们姐妹俩都丢掉了,你们干嘛还对他这么孝敬啊?”大姑妈笑笑回答说:“没有你外公哪有我啊?是他给了我生命啊!”朴实的话语,拳拳的孝心,听得我鼻子发酸,让我领悟了生命的真谛。

\
爷爷一生与人为善为我们做了最好的示现。

  追古抚今的情缘漫长延续

  我奶奶早于爷爷先过世了,我高中毕业出去工作离开了家。姑妈就把爷爷带到了她们的身边赡养照顾,贻养天年。1983年爷爷又一次跌倒,摔断了股骨头,两位姑妈、姑父轮番精心照料,拉屎拉尿无微不至。爷爷是个很自律的人,一生就怕为难人。看到全家人整天围住他转,都打乱了两家人的正常生活秩序,心里很过意不去。

  我听到消息后,就带着四岁的女儿前往看望他,在那里也插不上手(姑妈他们不要我弄)帮不上忙,只有陪爷爷说说话,喂他吃饭。

  因我是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爷爷虽不是嫡亲的,却胜似嫡亲,所以我照应他他感到欣慰,他从心里把我当作他的亲孙女。

  爷爷意识到自己年事已高,各项器官都已衰竭,治好已无望了,他不愿意拖累人,就以绝食的方法来结束生命,喂他食物时倔犟得把嘴抿得紧紧的不肯张开,一周后平静地闭上了双眼,享年85岁。

  爷爷的一生跨越了新旧两个社会,不管时代如何变迁,他与人为善的本质不变,他将南通石港和大丰草庙相隔数百公里原本八杆子也打不着的两个家庭串联在一起,让我和两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姑妈贴到了一体。他的一生没有轰轰烈烈的丰功伟绩,但留给我们后人的都是温馨可敬的回忆,从人间走过一趟,爷爷展现的无疑是最有价值的旅程!这次石港之行我和老公专门买了纸钱到爷爷的坟上去祭扫,坟上干干净净,没有一根杂草.爷爷安葬时栽下的四棵松树已长成了参天大树,耸入云霄。

  愿爷爷的在天之灵安息!愿两位姑妈、姑父健康长寿!

\
爷爷和我两岁的女儿。

\

\
作者生活照。

\
作者2021年夏天参加义工联“补爱行动”。

 

\

  朱桂芳,江苏大丰草庙人,1974年毕业于草庙中学,曾在大丰棉花原种场和草庙五七厂工作。上世纪八十年代随军浙江。1990年回丰,从事会计工作至今,性格开朗,喜好文字。退休后返聘继续从事专职会计工作。

阅读:0
[作者:朱桂芳]

关于

热门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验证码:
广告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