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生命之重

2018-04-08 10:18:23 来源:大丰之声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春分后一日下午,春意融融里我踏上了去荷兰花海的路。这条路走得多了,每次来都是为了欣赏不同时段开的花儿,但是这次来,却不是为了在春光里感受花草的芳香,而是来完成一个我自告奋勇接受的任务。

\
乐观开朗的朱荣兰。


  春分后一日下午,春意融融里我踏上了去荷兰花海的路。这条路走得多了,每次来都是为了欣赏不同时段开的花儿,但是这次来,却不是为了在春光里感受花草的芳香,而是来完成一个我自告奋勇接受的任务。
  事情是这样的:几日前,同学群聊天,有人建议,应该找人采访一下我们的同学朱荣兰,因为她多少年如一日一个人在家服侍婆婆和妈妈,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年纪轻轻,夫妻分居两地,无怨无悔,只为了照顾老人,就是再贤惠的媳妇也做不到,大家认为这是很值得赞美和歌颂的一件事,应该报道,弘扬社会风气。作为她曾经的同窗又有过写作经历,我觉得自己有义务,也是当仁不让地接下了采访这件事。
  说起我这个同学,我们的渊源还比较深。
  小时候我很容易生冻疮,那时天冷,又没有取暖的设施,正好又是蹿个子的年纪,衣服袖子没有多少日子就嫌短了,这样冬天没到,冻疮就来了,年年如此。到上初一的时候更重了,肿胀的手就像白面馒头,一会疼一会痒,上课注意力集中还好点,下课往往痒得两个手绞着搓,这时候我同学朱荣兰就过来了,帮我轻轻挠,别的同学踢毽子、跳绳什么的,她也不去,就帮我挠痒。一批冻疮下去了,肿胀变成了破溃,然后裂口子,狰狞的伤口,暗黑的血丝,指关节的地方差不多能看见白骨,手是更痒了,她也不怕伤口的可怖,仍然帮我挠,有时我都怕看见这些可怕的伤口,她却不嫌弃,总是避开伤口,一直很杀痒地帮我挠,一只手酸了就换一只,一挠就是整整一冬,直到来年春暖花开。后来我们毕业了,不长个子后冻疮也好了,但是仍然特别怀念同学过的那段时光,也就一直不忘身上的疼和痒有过这么一个人帮过我,给过我关爱。

[作者:袁红]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