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广告

步残不惧万里遥

2006-05-22 00:50:56 来源:大丰之声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记市区原残疾人车夫陈政

  “残疾带给我们的不仅是肉体上的痛苦,问题在于精神上的创伤。行动上的不便倒在其次,关键是志气不能短,意志不能弱。” 5月21日,全国第16个助残日,残疾人陈政对笔者说。

在学校里,他的成绩名列前茅

  陈政,大中镇人,今年41岁。3岁那年他因患小儿麻痹症落下了残疾,虽有双腿却不能直立行走。童年时代他是在无数次打针、吃药、动手术中度过的,忍受了那么多的疼痛,都没有产生理想的疗效,最终放弃了治疗。
  8岁时陈政背起书包上小学,同学们的欢声笑语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快乐。可当别的孩子蹦蹦跳跳、追逐嬉闹的时候,他只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心中泛起无边的酸楚。尤其上体育课,教室里空荡荡的,他多寂寞啊,只能透过窗玻璃,看小伙伴在操场上打球,眼泪会止不住夺眶而出。
  体育比赛,他所在的班经常夺得好名次。那些为集体赢得荣誉的同学受到了老师的表扬,一个个春风满面。陈政在鼓掌的时候心想,我虽然残疾,可也不能落后呀,把成绩搞上去,不同样也能为班级争光吗?于是他上课更加专心了,作业更加认真了,考试时各科成绩均在班上名列前茅。走上社会老同学相聚,大家一致公认,陈政是当年班上最用功、成绩最稳的同学。
  1981年中考,陈政的分数在全年级遥遥领先,达到了丰中录取分数线。可为了父母接送方便,他选择了离家较近的第二中学。1984年高中毕业,同样因为腿部残疾,他不得不放弃高考。

开“马自达”,他是大丰第一代人

  离开学校,陈政招工进入当时的县福利厂上班,从事包沙发工作。这里只有十几名工人,看上去就像一个家庭作坊,每个月工资只有30多元钱。后来物价飞涨,厂里效益却日渐萧条,拿的工资自己零用都不够。当然,父母并不计较他赚多少钱,兄弟姐妹也同情他,他无需为生活开支操心。可陈政不甘心:难道就这样靠别人同情过日子吗?难道让父母养一辈子吗?
  1989年的一天,陈政从电视上看到,外地大城市里有人开摩托三轮车送客。由此他眼前一亮:何不也尝试一下呢?他把想法告诉父母,并征求姐夫的意见。一家人开始还很犹豫,都觉得陈政连腰都直不起来,能开机动车吗?但经不住陈政软磨硬泡,姐夫终于答应带他去南京。他们转了几家商店,终于看中一辆嘉陵250残疾人专用摩托车,后面能载一名乘客。
  陈政很高兴,花2560元钱买了下来。根据姐夫讲的几个要领,他爬上去捣弄几下,车子还真开起来了。陈政欣喜万分,让姐夫坐在车后,一溜烟到了六合。突然,车子熄火了,两人折腾了半天也没用。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修理辅,到人家师傅手里三下五除二就搞掂了,原来是刹车出了个小问题。
  看来既要会开车,还得会修车。车子买回去,陈政一有闲空就把车子零部件拆开来琢磨,往地上一蹲就是老半天,很快掌握了修理技术。有的同行车子坏了宁愿买点酒菜请他,也不送修理辅。对此陈政自豪地说:夜晚车子坏了,前不巴村后不着店,有人干脆就缩在车里睡大觉。而我车子坏了就下来修,从不在外等天亮。
  陈政买的这辆车是大丰第一辆残疾人摩托专用车,给市民出行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不久残疾人纷纷效仿,他们谋生又多了一条新的道路。在政府取缔“马自达”之前,陈政先后换了8辆这类车子。只要外地出现了新的款式,他立即更新,同行们也随之跟风,成为大丰街头一道亮丽的风景。

回首往事,他难忘社会的关爱

  回首自己走过的41年风雨历程,陈政感慨万千。他说,一个残疾人能够自立自强,这要靠个人磨练出顽强的意志,同时也离不开社会、父母、亲友们的关爱。
  陈政的父母退休前分别在蔬菜公司和针织厂上班,都是普通的工人。当年陈政患了小儿麻痹症,爸爸、妈妈千方百计筹集资金,带着他天南地北寻医问药,从医院的处方到民间的偏方,从中医的针灸到西医的手术,他们操碎了心。陈政上小学,父母亲上学送、放学接,风雨无阻,5年10个学期,没有让陈政迟到过一次,没有让他晚一刻回家。
  中学6年,陈政忘不了那些可亲可爱的同学。特别是樊海峰,如今经营雅戈尔西服专卖店。当年他家住在健康路老消防队附近,中学6年,他上学时会兜一段弯路,骑着一辆吱哑作响的老式自行车,到陈政家中接他上学、送他回家。接送过多少次,陈政无法计数,只记得有一天下雨,道路泥泞车轮打滑,樊海峰车笼头没抓稳,两人从车上重重地摔了下来。樊海峰满脸歉意,迈步上前把倒在水塘里的陈政拉起身,一边打招呼请陈政原谅,一边吃力地把陈政扶坐到自行车的后衣架上,顾不得自己身上的泥水,继续往学校赶。“明明是我连累了他,他却再三请我原谅。”陈政说,“这件事樊海峰也许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这辈子还得感谢我的妻子。”陈政对笔者说。他的妻子叫韦广云,老家在大丰三龙。见到她时,笔者暗暗观察了一番,发现韦广云是一个完全健康的人。我过去一直认为,残疾人结为连李,双方必然各有生理缺陷,由此互相弥补共同打造理想的人生。万万没想到一个完全健康的女人会嫁给一个直不起身来的男人,我不由对韦广云充满敬佩之情。“身残不要紧,” 采访中,韦广云对笔者说,“我爱上陈政,是因为他有着比许多正常人更健康的心理素质。困难面前不低头,挫折面前不弯腰,回头想想,我嫁给陈政没错。”
  “她能嫁给我,不幸之中我又感到老天的恩赐。”陈政说,“当别人向我介绍她时,我一时不敢答应,毕竟自己的条件太差。”那天陈政送一个客人去金墩,把客人送到目的地,介绍人打他BP机,说人家姑娘要到他家看一看。陈政急忙往回赶,不巧上桥时车子发生故障,三轮车的前轮竟然滑落下来。当时在一个偏僻的乡村,前后左右都没有人,陈政急得满头大大汗,女友第一次登门自己竟然不在家。
  愧疚于妻子的事还有很多,陈政深深地感到,家里上有老下有下,结婚这么多年妻子承担的负荷太多。他始终认为,尽管自己残疾,尽管心爱的车子不能再开,但仍要挑起一个男子汉应承担的重任。前面的路还很长,他会以顽强的意志执著地走下去,走好每一步……

  陈政过去曾是一名机动车驾驶员。如今残疾人不允许开机动车带客了,可他仍把当年的车子完好地保存在家里,经常维护保养。车子虽旧,却能勾起他许多美好的回忆。

[作者:好望角]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总新闻排行

广告
内容页侧边栏_社区
内容页侧边栏_生活 内容页侧边栏_商业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
关于大丰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
©2010-2020